但十多天过去

    2020-08-20 20:47

    就在10分钟前,北海市靖海镇开江村菜农王某在金葵市场卖完一车蔬菜,骑电动车回家途中,6名骑着助力车的男子追上来,前后将他拦住。他批发青菜所得的500元血汗钱及一枚价值5000多元的金戒指,全被抢走。

    15岁的小磊是北海市铁山港人,去年初一下学期,他就辍学了。他的父母是普通的打工族,平时工作很忙。小磊辍学后,父母一开始也去外面的网吧找他,苦口婆心地劝他,后来实在拿他没办法,也就习惯了。

    “北海也没有几个网吧是要身份证登记才可以上网的啊。”小磊说,辍学的日子里,他在网吧通宵玩英雄联盟、穿越火线、地下城勇士、qq飞车等热门游戏,白天回家睡觉。正是那段时间,他认识了那帮拉他一起入伙抢劫的损友。

    警方审讯时发现,这些少年在拦路抢劫,甚至砍人时,脑子里没有什么后果严重不严重的想法,只想着把钱抢到手就行。

    “就是觉得在学校里太无聊,学不进去,也不想学了。”小磊说,自从他迷上了网络游戏,心就不在学习那儿了,老想着玩。

    这个疯狂的夜晚并不是这个抢劫团伙首次作案,从2014年11月底的一个晚上,这伙人就开始在北海持刀拦路抢劫。此后一个多月时间里,北海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不断接到市民被抢的报警信息。手机、钱包、电动车及金银首饰,只要值钱的东西,这伙人全都抢,有市民一次就被抢一万多元现金。类似案件接二连三地发生,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恐慌,一些深夜奔忙的小商贩为了防抢,只好结伴同行,还有人甚至暂停了生意。

    “别看他们书读得少,但模仿能力很强,这些都是跟电视、网络里学来的。”梁凯说,这些孩子辍学后,靠自己能摸爬滚打奋斗出来的也有,但更多的人是掉进社会这个大染缸以后,就出不来了。他们去年认识结伙后,刚开始也是小偷小摸,后来嫌偷电动车电瓶来钱少,短短半年就发展为持刀抢劫。

    1月19日傍晚,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高德边防派出所见到被提审出来指认现场的这些少年时,他们蹲在地上,有说有笑地吃着民警给他们买来的盒饭。

    1月5日上午11时许,高德边防派出所民警在北海市云南路一宾馆破门而入时,7名前一晚刚作案归来的犯罪嫌疑人正在熟睡中,除抓获犯罪嫌疑人,民警还在现场缴获现金1万余元,以及赃物手机17部。

    “我感觉刀就架在我的腿上。”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于女士说,那些人脸上都戴着医用口罩,看上去个子并不高,声音也有些稚嫩。她和朋友当场被抢走1000多元现金、1部手机和1个充电宝。

    据警方介绍,这些涉案少年大多来自北海市合浦县山口镇、党江镇等地,也有人来自贵州。由于警方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时,应通知其监护人到场。警方联系他们家人时发现,这些孩子要么是家长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要么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家长每天奔波劳累,根本无暇教育子女。

    “可他们完全不懂法律,他们在指认现场时还问我,今年能不能回家过年?”在梁凯眼里,这些孩子既可怜,又让他感到担心。依据他们之前的办案经验,类似的侵财性案件,犯罪嫌疑人刑满释放后,再次作案的几率非常之高。“一旦走歪了路,想要再踏实做人,挺难的。而且,他们普遍都初中没念完,没文化,也没有什么好的出路给他们。对于青少年犯罪,如何预防和矫正,是值得我们关注的社会难题。”梁凯说。

    见到小光时,这个15岁的男生剃着平头、戴着手铐、穿着橘黄色的囚服,与被抓获前判若两人。案发前,他顶着一头红色的爆炸发型,穿着印有蜘蛛侠图案的外套和破洞的牛仔裤,全然一副他心目中都市青年的时尚形象。

    又过了10分钟,北海市民周某报警称,他在西南大道与上海路交汇处,被6名男子持刀抢走300元现金。

    审讯中,办案民警发现,这个团伙成员最小的只有14岁,最大的也不到18岁,普遍处于十五六岁的年龄,其中大部分辍学,只有个别是在校学生。

    16岁的“沙黄头”是北海市合浦县西场镇人,小学六年级辍学后,他一直在社会上混,“沙黄头”是他在道上的绰号。据了解,每个加入抢劫团伙的少年都有绰号,有的叫“肥仔”,有的叫“烧鸭”。

    在网吧认识这帮带他走入歧途的朋友,却让他感觉到了快乐,“他们人不错,有吃的一起吃,有玩的一起玩。”以至于后来这些朋友叫他一起出去抢劫时,他没有半点犹豫。

    “家里就爷爷最疼我。”小光的家住在合浦县公馆镇香山村,小学3年级辍学后,他一直跟着爷爷放牛、务农。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家中只有爷爷照顾他。去年3月,小光的爷爷因病去世后,父母都没有回家奔丧。这个少年独自在北海闯荡了半年多时间。他给洗车店打过工,每天要从早上7点多做到晚上6点半,一天洗30多台车,月收入只有1000元左右,“是很辛苦,可年龄太小没人要啊!”他无奈地说。

    舒建华说,考虑到18岁左右的青少年,大都长期混迹在网吧,他们加大警力,在网吧进行侦查。1月5日凌晨2时许,派出所接到情报,一伙形迹可疑人员出现在北部湾西路的一家网吧内。果然,顺藤摸瓜,民警从这伙人那里获得了涉案团伙的有效线索。

    侦办此次案件的民警告诉记者,这些抢劫少年1月5日刚被抓进派出所时,因为是初犯,他们显得非常紧张,有的身体都在发抖。但十多天过去,警方将他们从看守所提出来指认现场时,整个人都变了。

    她说很想儿子,可她在工地上给人家做饭,一年365天都走不开。后来,孩子的父亲来过派出所两次,每次都抱怨说工作很忙,孩子大了,也管不了了,过来一趟还浪费时间精力。

    在他们的概念中,这样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就跟小学生之间,拿人家几毛钱一样的道理。殊不知,《刑法》第17条明确规定,对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抢劫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我参加工作十几年来,市公安局为了一个案件,连续三次发出红色预警,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北海市高德边防派出所所长舒建华说,为了侦办此案,该派出所成立了“01·01”专案组。据报案人提供的情况,专案组初步判断,这伙人应该是18岁左右的青少年。

    “别看他们年纪小,作案手法却很专业。”派出所民警李晓介绍,该团伙共有十余人,每天晚上作案前,先在屋仔村接头,然后根据线路“派工”,经常是兵分两组,分头行动并面戴口罩,以躲避警方视线。团伙内部的分工明确,哪些人管钱,哪些人骑车逼停,哪些人抢,都安排到具体的人。

    “一开始,我们没想到他们是分成两伙一起抢的,就觉得流窜得特别快,刚抢完路这边,马路对面马上又有人报案。”

    “抢路人不害怕吗?”“不害怕。”“如果路人反抗呢?”“跟他打啊。”“如果把别人弄伤了怎么办?”“没想过这个问题。”面对记者的提问,小光的回答有几分与年龄不相符的冷酷。

    “在看守所里十几天没吃一顿好的,今天有肉吃,真像过年一样。”小光“吧嗒”着嘴,一脸稚气地说。吃完饭,几个孩子又问警察,什么时候能把他们送回看守所去,他们想看电视了。在他们看来,能吃饱、有电视看,在高墙外面还是在里面,似乎是无所谓的事。

    “一进看守所,那些‘老油条’就会告诉他们,不要太老实,别跟警察讲那么多。”高德边防派出所教导员梁凯告诉记者,审讯这些少年犯罪嫌疑人的黄金时间,是他们被抓获后的24小时以内,之后再通过提审取证,基本都很难再问出什么东西。

    “我感觉,他们走上犯罪道路,很大一部分是家庭原因造成的。”李晓说,这些孩子沉迷网络、辍学后,跟社会闲杂人员混在一起,有时三五天不回家,家长也不知道孩子在做什么。警方打电话通知一名贵州少年的家长时,母亲的言语充满了无奈。

    1月3日凌晨2时,于女士用电动车载着朋友准备回家。在路经广西北海市广东路和北海大道交汇处时,突然一伙人从后面追过来,将她们围住。车被逼停后,这伙人二话没说,掏出刀就问她要钱。